里 ʃ ̂•̄ ̩̩̂͟ ̱̄ ̱̄►

爬墙小能手🙃

天呐嗑爆裘医!

海盐晒场:

【SINGER-Joker × ANOTHER SIDE-Emily Dale】SURPRISE EVERYBODY!

临摹的胡巴拟人👀画渣的日常😂

为什么小伙伴们都喜欢冷色调呢👀

随便来波日常记录下!

用嗨皮皮瞎摸的(算不上临摹的临摹…)突然尬歌的老麻雀也是贼拉萌的😍

【一八】解九爷是个聪明人/八爷吃瓜记

解九爷是个聪明人。

他在九门中虽是排行第九,智商情商家产地位,可谓是一样不缺。

解九爷还特别擅长抓住商机,特别擅长。

*

八月中旬,夏季的长沙也是酷暑难耐。

“诶佛爷,你回来啦。”

张启山踏进卧房,看着声音的主人以一种十分随意的姿势瘫在自家沙发上,见到自己又立马蹦起来。

“嘿嘿…佛爷今天叫我来,是有什么要事要商讨么?”

今天的齐八爷,也是一脸不情愿地被张副官怼进张府的。

“嗯,也没什么要事。管家——”张启山转身朝管家使了个眼色。

管家点了点头,随即命下人端上几盘切片的西瓜。

“佛爷这是要…请老八我吃西瓜?”不就吃个西瓜吗张日山你至于那么怼我吗。齐铁嘴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。

“哎八爷,佛爷知道您好吃水果,这可是佛爷特地托人从西域带回来瓜呐。”管家适时地插了一嘴。

“咳咳…只是碰巧有个朋友在那儿。”张启山看向齐铁嘴,“不光请了你,还请了二爷和九爷。不过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来,你先吃吧。”

说罢,他卸下军帽和披风,坐下,瘫在齐铁嘴身旁。

而齐铁嘴一心盯着桌上红彤彤的沙瓤西瓜,这瓜娇嫩欲滴,还嵌着星点的黑珍珠,好不诱人。

齐铁嘴只想将这嫩瓜一口吞下肚去,好让那清甜的汁液沁透他的五脏六腑…

“…老八,口水。”今天的佛爷也是这么高冷呢。

“啊…哦哦哦…诶嘿嘿…那我就不客气啦!”齐铁嘴蹭了蹭自己的嘴角,“佛爷你不来一块儿?”说着双手捧起一块儿水灵灵的瓜。

“呱唧”一口,粉红色的汁液便顺着齐铁嘴的嘴角不紧不慢地淌下。

“哇,这瓜很是甜呐。”说罢又是一大口。待到几口下肚,汁水早已肆意地漫延。

粉红的液体顺着齐铁嘴棱角分明的下颌,沿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,漫着他淡粉色的指尖,覆着他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,慢慢悠悠地淌下去。

吃得太急促,甚至连雪白的里衣领子上都蹭上了略显色情的淡粉。

齐铁嘴也不自知他这幅样子多么诱人,接着一口又一口,瞪圆了眼睛,认真地啃着。

“咕噜。”张启山都没发觉自己在一遍遍地吞着口水。

认真吃瓜的我八也这么磨人,真是受不了,张启山想道。扯了扯紧锢的领口,总感觉燥热过头了。

齐铁嘴见张启山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,天真地以为是自己吃得太香,发了话:“佛爷…要不你也尝尝?”

“你脸上沾西瓜汁了。”一向善于表情管理的张启山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。

还没等齐铁嘴反应过来,张启山直接用手背轻蹭了下齐铁嘴的脸颊,伸出舌头将手背上的汁水舔舐干净。

“嗯…这瓜确实很甜。”说完盯着齐铁嘴,邪魅一笑。

果然,吃了西瓜也没感觉能消暑啊。此时齐铁嘴的脸比西瓜瓤还要红上几分。

“咳…佛、佛爷…你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…”

*

这场景正巧被赶来的解九爷逮个正着。

“呵呵,机会来了。”一边吃狗粮一边预谋的九爷如是说道。

*

“九爷,八爷到了。”

“八爷,别来无恙?”解九爷站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。

“嗨,我这身子板九爷您还不知道吗。这几天热了起来,汗涝着也是有些难耐。”齐铁嘴瞄了一眼满满一茶几的西瓜。

“那正好,八爷您尝尝我府上伙计淘来的瓜,解解暑气。”解九爷眼神示意齐铁嘴就座,“敞开吃,多的是。”

“哎哟这我哪好意思呢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齐铁嘴却早已摩拳擦掌起来。

齐铁嘴拿起瓜,刚准备张口,“诶八爷莫急,用这个,接着点儿。”解九递过来一个小盆,齐铁嘴冲着他嘿嘿一笑,便转过头去大嚼特嚼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月里,九爷已经是第五次把自己请到家里吃瓜了。他家下人是有多爱买瓜…九爷也真是的,把我齐八爷当成什么了!我哪能是这贪图小便宜的人呢!这么想着,齐铁嘴狠狠啃了口瓜。

齐铁嘴想得太过认真,以至于没有看到解九扯出了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。

*

没办法,谁叫解九爷这么机智呢。

张府内,张大佛爷和齐八爷进行着日常的打情骂俏…啊不对,是要事探讨。

管家忽然踱到张启山身侧,俯下身去:“佛爷…九爷的货到了…”

“……好,先拿过来。”张启山皱了皱眉,并以不可见的速度瞟了一眼齐铁嘴。

齐铁嘴看到管家拿过来个小箱子,里面装满了…玻璃瓶?

“佛爷,这是些什么物件啊?”

“没什么…就是一些…补品。”张启山手支撑着额头。

“补品?”齐铁嘴歪着头。

“嗯?嗯…”

齐铁嘴伸手要去拿,却被张启山喊住。

“老八别动!”

“哎哟喂…佛爷您别动不动就这么大声,怪吓人的…”齐铁嘴吓得手一抖,呼出一口气,“这补品…莫不是我喝不得的?”

“对,没错…喝不得。”张启山有些乱了阵脚,“这补品,窥探天机之辈喝不得。”

“这这这…还挺邪乎的啊?”齐铁嘴表示有些懵逼。这新鲜玩意儿,我还真没听说过。还有,这不是歧视我们祖祖辈辈的嘛。还喝不得…

“对对…很邪乎。”邪乎得能让人发情。张启山揉了揉太阳穴。

齐铁嘴一面叨叨着我肩上又没有三昧真火不敢喝不敢喝,一面又不肯将视线从那箱子上离开。

待到张启山有事先离开,我们的好奇宝宝终于忍不了了。

从沙发上弹起,站到箱子旁,急忙翻开箱盖,把头探了进去。

只见箱里挤满了一排排的玻璃瓶,齐铁嘴伸手拿了一只出来。

这瓶子里的液体呈淡粉色,这什么补品,颜色如此之骚气。齐铁嘴打开瓶盖,想起张启山之前吓唬他的言论,感觉背后一凉。最后只是凑过鼻子去,闻了一闻。

这奇怪的补品没有太明显的气味,只是隐隐约约能闻到一丝清甜。这味道…感觉很熟悉啊…但就是想不起来。是什么呢…

齐铁嘴塞上瓶盖,放了回去,把箱子盖好,规整一下。一无所获。

“佛爷还真是越来越会玩儿了。”齐铁嘴扔下一句感叹,便抖抖长褂,抬起头,背着手,走向别处了。

*

解九爷这把可捞了不少钱啊,虽说买瓜钱数目也不小。

所以说,解九爷真真儿是个聪明人。




新人处女文!文笔不好请多担待!甜饼不甜是怕大家蛀牙!(←请各位不要打脸😂😂😂

吃西瓜的时候西瓜汁各种流流流神烦,就憋出了这么个梗